您的位置:辽宁经济信息网 > 热点专题 > 三农问题研究
  热点专题  
供给侧改革  
扶贫脱贫  
各地十三五规划  
全面深化改革  
  三农问题研究  
后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  
政策研究  
收入分配  
消费研究  
资源环境  
区域经济  
金融改革  
外资外贸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  
自由贸易试验区:变革与机遇  
新型城镇化  
经济形势分析  
信息消费  
战略性新兴产业  
投资研究  
服务业  
一带一路  
大众创业万众创新  
大数据  
 
用户名:
密 码:
   
“机器换人”冲击新生代农民工
来源: 中国教育新闻网-中国教育报 | 时间:2017-04-18|阅读数:

  在日益严重的招工难、用工贵、工人流动性高的劳动力市场形势逼迫下,制造业企业竞逐“机器换人”技术红利。在传统制造业中,机器只是作为帮助人提高生产效率的工具而存在,而现代制造业“机器换人”却直接把机器变成劳动力。80后新生代农民工作为制造业的主力军和中低端劳动力的主体,无疑成为“机器换人”中最受冲击的群体,技能提档升级迫在眉睫。

  当前,新生代农民工技能提档升级的障碍主要来自四个方面。

  第一,从新生代农民工来看。新生代农民工技术单一、技能生疏、缺乏经验、职业培训参与率偏低,不能满足“机器换人”企业对高技能熟练人才的需求。且与父辈农民工相比,新生代农民工受教育的程度高、职业期望值高、对物质和精神的享受要求高、工作耐受力低,不愿成为企业廉价劳动力。

  第二,从企业来看。企业追求利益最大化,招聘时愿意录用有工作经验、有技术本领的熟练工人,不愿录用新生代农民工。部分企业忽视人的社会性,对新生代农民工切身利益漠不关心,而新生代农民工较父辈有较高民主、权利意识,由于尊重得不到满足而导致高流失率。另外,企业担心培训的“道德风险”,重使用、轻培训,虽然机器维护人员和软件设计者缺乏,但由于对新生代农民工的忠诚度不得而知,不愿花费资金、时间、人力、物力去培训。

  第三,从职业院校来看。受“机器换人”的冲击,职业院校制造业相关专业面临萎缩的危险,新生代农民工在选择专业时比较茫然;职业院校在培养新生代农民工过程中反复训练岗位所需的娴熟技能,而不注重提升通用能力,使其陷于“工具化”困境;职业院校未能调动企业行业的积极性,与之协同培养新生代农民工;职业院校培训机制、培训方式有待完善,缺乏对新生代农民工的有效管理和约束。

  第四,从政府来看。一方面法律政策不健全,政府、企业、个人权利和义务不够明确,地区惠农政策不完善,外出务工新生代农民工的总体数量持续增加;另一方面,劳动力市场信息滞后,服务体系不健全,城镇就业存在户籍歧视、学历歧视、年龄歧视、性别歧视。

  新生代农民工技能的提档升级可从以下四方面着手。

  一是政府规范职业技术教育立法,增强法律的可实施性,规定政府、企业与职业教育机构的权利与义务;在资金投入上,以税收优惠措施来鼓励企业培训新生代农民工;发放技能补贴,鼓励新生代农民工学习技能。同时,做好职业教育和劳动力市场有效对接,专业结构要与产业结构有效对接,课程设置要与职业标准有效对接,人才培养要与职业岗位有效对接。

  二是将部分职业院校转为培训学校,以“互联网+职业培训”提高新生代农民工技能。培训的内容和课程要更接近市场,且随市场而变化,注重内容的实用性、针对性和前瞻性。新生代农民工接受新鲜事物的能力较强,对互联网并不陌生,职业院校和培训学校可充分利用互联网随时随地、时间碎片化等特点培训新生代农民工。

  三是将企业文化融入职业技能培训,从眼前利益转向长远利益提升新生代农民工技能。企业的目的是提高生产效率,实现利润最大化。在达成这一目标过程中,人才是第一生产力,会用人和会留人是企业提高收益的关键。让新生代农民工学习职业技能和了解企业文化犹如车之两轮,鸟之两翼。在“机器换人”背景下,企业对新生代农民工进行技能培训,要尽可能让新生代农民工多从事不同类型、不同难度的工作,增强其岗位适应能力。加强企业文化培训,可增强新生代农民工的职业素养、敬业精神和忠诚度。

  四是帮助新生代农民工树立终身学习理念,由低级工人向高级技工发展,升级劳动技能。虽然面对“机器换人”和人工智能的竞争,但未来也将会出现许多全新的职位。新生代农民工需要有持续学习的心态,努力提高自己的软硬技能。硬技能包括机器维护、机械设计、软件编程等;软技能包括时间管理、沟通倾听、积极态度、服务能力、工匠精神等。具备这些通用能力的他们,将是机器无法取代的

版权所有:辽宁省信息中心 ICP备案序号: 辽ICP备14003853号-1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市府大路187号 邮编: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