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辽宁经济信息网 > 热点专题 > 消费研究
  热点专题  
供给侧改革  
扶贫脱贫  
各地十三五规划  
全面深化改革  
三农问题研究  
后危机时代的全球经济  
政策研究  
收入分配  
  消费研究  
资源环境  
区域经济  
金融改革  
外资外贸  
中国经济转型升级  
产业结构调整与转型  
自由贸易试验区:变革与机遇  
新型城镇化  
经济形势分析  
信息消费  
战略性新兴产业  
投资研究  
服务业  
大数据  
 
用户名:
密 码:
   
当前我国消费形势分析及走势预测
来源: 《经济要参》2016年第47期 | 时间:2017-02-03|阅读数:

  2016年是我国“十三五”的开局之年,调结构、转方式、稳增长的任务十分艰巨,但是,在中央适度扩大需求和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改革政策引导下,前三季度经济增长实现了6.7%的平稳增长,经济运行呈现稳中求进、稳中提质、好于预期的增长态势。纵观经济走势,1-9月份随着投资增速下滑、出口持续萎缩,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1%,消费成为经济增长的最大的支撑因素。消费需求增长稳步加快是经济转型升级和动力结构转化所希冀的,也是我国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重要途径和手段。展望四季度消费形势,增势仍将保持上行势头。

  一、1-9月消费品市场运行主要特征

  1.消费品零售总额呈现稳步加快的增长态势

  今年以来,消费品市场总体运行平稳,增速有所加快。从总体消费看,前三季度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238481.8亿元,同比名义增长10.4%,扣除价格因素后,实际增长9.8%。其中,9月份消费增长10.7%,比8月份提高0.1个百分点,增速创年内最高水平,消费月增速连续三个月呈现加速增长态势。

  从限额以上商企销售额看,1-9月完成销售额108344亿元,增长7.8%,比去年同期加快0.3个百分点。说明大型商企在过去三年中不断调整转型、经营状况开始好转、竞争力增强。

  2.新业态、新产品继续呈现较快增长

  一是网上零售继续保持高速增长。1-9月份全国网上零售额同比增长26.1%,其中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增长25.1%,增速高于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14.7个百分点,拉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3个百分点左右。在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中所占比重为11.7%。

  二是与消费升级相关的休闲娱乐类商品较快增长。1-9月份内限额以上单位体育娱乐用品类、通讯器材类分别增长12.9%和12.7%,增幅明显高于限额以上单位商品销售平均增速。文化办公用品类增长9.7%。

  3.住行消费再度成为引领消费市场增长的主力

  第一、汽车类商品销售大幅增长,石油及制品类增速由负转正。

  进入9月份,随着传统车市启动期的到来,各类型车扎堆涌入市场,刺激购车需求,加上1.6升及以下小排量汽车购置税减半优惠政策即将到期等因素影响。1-9月份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同比增长9.1%,增速比上年同期加快4.9个百分点。尤其是消费结构升级型汽车类销售亮点突出,1-9月份运动型多用途乘用车(SUV)和多功能乘用车(MPV)销量同比分别增长45.9%和22.9%,明显高于普通乘用车增速。其中9月份限额以上单位汽车类商品同比增长13.1%,同比加快10.4个百分点,拉高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速约1.2个百分点。2015年10月1日“1.6升及以下排量乘用车实施减半征收车辆购置税”这一优惠政策对提振汽车市场消费具有重要作用,政策虽然已经出台超过半年,但是政策余温仍在发挥作用。

  受汽车销售好转的拉动影响,以及成品油价格降幅收窄等因素影响,9月份限额以上单位石油及制品类增速比上月明显回升,增速由负转正。9月份,石油及制品类零售由前几月持续下降转为增长2.9%。

  第二,房地产升温,带动相关商品消费增长加快。

  今年全国房地产市场呈现投资增加、销售升温、拿地火爆的局面,进入10月份国家出台较为严格的房地产调控政策,房价涨幅和成交量有所抑制,但总体看,房地产销售额和销售面积仍保持较高的活跃度。今年1-9月份,商品房销售面积和商品房销售额同比分别增长26.9%和41.3%,增速均比2015年同期大幅提高。在房地产市场升温的带动下,与住房相关的家具、建筑及装潢材料等消费也保持了较快增长,1-9月限额以上单位家具类消费累计增长13.9%,建筑及装潢材料类消费增长15.4%,增速均大幅高于消费总额的增速。

  4.“吃”、“穿”、“用”等基本生活消费普遍放缓

  相比于新业态和消费升级产品销售增速加快,2016年前9个月,“吃”、“穿”、“用”等基本生活消费增速有所减慢。1-9月粮油食品类、饮料类、烟酒类销售分别增长11.7%、11%和9.1%,增速同比分别回落2.5、4.4和3个百分点;服装鞋帽、针纺织品等“穿”类消费增长7.2%,增速同比回落3个百分点;日用品和家电电器音像器材消费分别增长11.4%和7.9%,增速同比分别回落0.4和2.9个百分点。说明随着我国居民消费结构升级加速,传统物质商品在整体消费中所占比重和增速均呈现下降趋势。

  5.消费者信心指数企稳回升

  今年以来,国际经济环境扑朔迷离,得益于精准的宏观调整,中国仍然是世界上经济发展势头最好的国家,特别是在政府扩消费、惠民生等多项政策引导下,中国消费者收入水平以及消费环境的软硬件环境不断改善,这无疑使中国消费者的信心指数由弱转强,呈现企稳回升态势。据中国经济景气监测中心开展的中国消费者信心调查显示,今年前5个月消费者信心指数分别为104、104.4、100、101、99.8,呈现逐月回落,但进入二季度后,随着政策调控作用显现,6月份消费者信心指数回升至102.9,7、8月份均保持在105以上。

  二、四季度消费形势展望

  展望2016年四季度,居民就业和收入情况平稳、“互联网+”深度推进以及促进消费政策频出等因素将进一步有利于消费需求释放,有助于改善消费环境,有益于消费结构升级,消费需求具备了保持稳定增长的条件。

  1.消费对经济贡献率不断提高成为必然趋势

  近年来,随着经济结构调整不断深入,我国三大需求结构出现了积极的变化,经济增长过度依靠投资和出口的局面显著改善,“三驾马车”中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明显提升。2015年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60.9%,比资本形成总额的贡献率高19.2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高达71%,比上年同期提高13.3个百分点,资本形成的贡献率是36.8%,略有下降,净出口贡献率是-7.8%。三大需求贡献率的变化走势,充分说明消费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在继续提升,需求结构正在向好的发展方向。因此,未来一个时期,随着经济动力结构转变、随着服务业加快发展、随着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推动,我国需求结构将继续朝着扩大消费需求的方向变化,消费对经济增长贡献不断增加将成为必然趋势。

  2.居民就业、收入和社保水平不断改善,消费基础夯实稳固

  尽管整体宏观经济形势较为严峻,稳增长压力较大,但是,在惠及民生多项政策引导下,居民收入和就业形势保持良好态势。今年前三季度城镇新增就业1067万人,提前一个季度完成全年预期目标。9月份31个大城市的城镇调查失业率低于5%,这是自2013年6月份以来首次低于5%。初步预计,全年GDP增长可以达到6.7%的水平,稳中提质、稳中求进的经济增长有望吸纳和带动更多的就业。与此同时,今年四季度离退休职工、军人和公务员工资上调将陆续到位,外出务工劳动力月均收入延续较快增长势头,上述因素均将确保居民收入延续较好的增长势头,就业和收入稳定增长成为居民扩大消费的坚实基础。此外,前三季度居民社会保障和就业、医疗卫生与计划生育、保障房建设领域等方面财政支出普遍增长在14%以上,民生事业继续改善,居民消费的后顾之忧不断弱化和减少,消费倾向将进一步提高。

  3.服务业保持较高增速,提升消费外延和内涵

  在经济转型升级的推动下,我国服务业增速不断加快、占比不断提高。2013-2015年我国服务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1%,比GDP年均增速高出0.8个百分点。今年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增长7.6%,高于GDP增速0.9个百分点,高于第二产业增速1.5个百分点。前三季度服务业增加值占GDP的比重为52.8%,比去年同期提高1.6个百分点。随着服务业快速发展,我国高端化、个性化、多样化、多层次、多平台的消费升级逐波展开,基础设施完善和市场需求推动旅游休闲、养老康健、文化娱乐、科技研发、信息消费等服务业扩容,推动第三产业持续发展。众创、众包、众扶、众筹等创新服务平台增多,远程教育、在线医疗等新型服务模式加快发展,提高服务业发展效率。

  4.传统产业变革不断推进,改善消费环境

  “互联网+”从产业互联入手,实现了电商与传统产业深度融合,变革线下供应链与服务模式,极大提高了消费便利化程度,有利于升级我国消费环境。商品零售的020、批发贸易的互联网化以及互联网场景下的服务消费这三大趋势提高了我国商贸流通效率和居民消费便捷程度,改善了消费环境,激发了之前由于消费环境欠佳而不能释放的消费实力,成为消费需求较快增长的助推器。

  5.促进消费的政策频出,助推消费升级

  2015年政府出台的一系列稳增长政策中就包含了多项促消费政策,内容涵盖之广是近年来较为罕见的。从加强与消费相关的基础设施建设到调整消费相关的税收政策,从促进新能源汽车普及到提振住房消费增长,从促进旅游业发展到鼓励电子商务发展,这些促进消费的政策将逐步发挥效力,真正在未来实现扩大国内市场需求、促进境外消费需求回流、助推消费结构升级的目标。

  预计2016年全年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增长10.4%,农村消费增长继续快于城市消费,增速预计达到11.1%,高于城市消费0.7个百分点。网络等新兴消费随着基数增大,增速有所减慢,但新增额和增速仍将保持较高水平。

  三、政策建议

  面对严峻的国内外经济环境,促进我国消费市场又好又快发展需要从多个方面入手,从根本上解除发展的桎梏。建议引导产业结构调整,应对有效供给不足;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增强社保托底力度;改善消费环境,加强消费软环境监管;促进消费金融发展,增强居民跨期消费能力。

  1.深入落实收入分配改革,大幅增加居民所得

  2016年作为“十三五”的开局之年,一季度居民收入增长再次慢于GDP的增幅,特别是城市居民收入实际增长只有5.8%。应积极推动收入分配的实质性改革,在经济低速增长的情况下,依旧要确保收入分配向居民倾斜。在控制国企、央企高收入的情况下,通过特别税收等方式,把国企央企大量结余的资金收入上缴到中央财政手里,中央财政通过涨工资、提高社会福利水平、减小居民社保支出等方式,使这些钱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周转流动起来,而不是趴在账上,蕴藏更大风险。建议制定提高中低收入者工资水平的长期化和规范化方案,适时出台国民收入倍增计划,在我国经济实力不断增强的时期让居民收入大幅增长。中低收入阶层数量大、年轻化、消费能力强,收入增加带来的引致消费较多。

  2.提高社会保障水平,增强社保托底力度

  促进建立更加公平、可持续的社会保障制度,实现覆盖范围更广、保障力度更大的目标。一是针对养老保险,在现有政策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个人账户制度;健全多缴多得激励机制,确保参保人权益,实现基础养老金全国统筹,坚持精算平衡原则;整合城乡居民基本养老保险制度和基本医疗保险制度,推进城乡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全覆盖。二是针对医疗保险,在参保环节需要重新界定“城镇非从业居民”的定义,采取积极的措施将大部分流动人群纳入到参保范围。三是针对失业保险,切实推进非公企业职工和农民工参保范围,提高部分非正规失业和流动人口失业保障水平;简化申领手续,特别是敦促用人单位切实履行相应义务,为领取保险提供方便。

  3.充分利用营改增的政策红利,推动生活服务消费增长

  营改增的最大受益者是生活服务业。过去生活服务业无论规模大小一律征收5%的营业税,企业税负较重。本次营改增纳入了生活服务业,由于餐饮、住宿、商贸等大量的生活服务业中小企业居多,可以按照增值税小规模纳税人的标准纳税,即按照3%的征收率实行简易征收,税率由5%降到3%,企业税负下降了40%。此外,部分生活服务业企业日用品消耗、固定资产更新和房屋装修等可以纳入成本抵扣,税负还会有所下降。随着税收成本降低,大量中小生活服务业规范化、标准化、升级化发展,将为扩大服务消费提供良好环境氛围,有助于扩大生活服务消费发展。

  4.发挥匠人精神,培育中国自己的高端品牌和奢侈品牌

  我国每年大量的高端消费流向国外(欧洲、日本等),已成为影响我国消费增长的原因之一。主要是因为中国自己没有长期占领市场的高端品牌或奢侈品品牌,中国制造业躺着赚钱的时代一去不复返,消费升级决定我们必须踏踏实实做高端产品和时尚产业,才能留住和扩大消费需求。对于制造业的研发,中国企业不是做不出,更重要的是不愿意做,企业研发创新一样新产品,通常需要花费3-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目前的企业急功近利者居多。因此,国家应配合供给侧结构改革,引导和鼓励企业不要在意短期的投资回报,而要做战略投资的准备,要创造出有竞争力的自有品牌,要控制上下游产业链,从原材料开发生产到研发设计都要自主化,重视高科技、高工艺含量的产品研制,满足居民日益提高的消费层次和消费水平。要求企业通过科技研发创新、人才引进、专项资金支持和完善售后服务,每个行业都要发挥创新和匠人精神,培育自己的拳头产品和知名品牌,而不是一味复制或贴牌国外知名品牌,以开拓中国自己的中高端消费市场,唯此才能达到持续扩大消费的目的。

  5.改善消费环境,加强消费软环境监管

  首先,要完善立法、强化执法(包括带有预防性、惩戒性的法律、法规、标准、制度的出台),建立信用机制,规范市场秩序,营造优良消费环境的保障。其次,要从建立“重大假冒伪劣事件官员问责制”和“打假治劣区域责任制”入手,建立起包括打假治劣,整顿规范经济秩序在内的科学的干部考核任用体系及利益机制,以解决行业部门垄断、地方保护和权钱交易的“寻租”现象。第三,应增加基础设施建设投资,增加社会有效需求、增加居民就业机会,特别是改善交通、通讯、供水、供电、供气和居住等各方面条件;改善和提高农村居民的生活环境,提高农村市场的开发程度,方便农民进入市场。

  6.促进消费金融发展,增强居民跨期消费能力

  一是构建系统的消费金融支持政策体系,出台专门针对消费金融的法律,以此为基础形成消费金融法规体系。二是鼓励消费金融公司、商业银行等主体在运营的轻型化、业务场景碎片化和营销管理数据化三方面改善原有业务,提高消费贷款服务效率。同时,积极推动消费金融产品创新,尤其要鼓励中小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的业务创新,试点消费信贷证券化,充分利用保险和担保来控制风险。三是政府应从两方面着手防控风险:一方面以消费信用体系建设为抓手,积极推进建立个人破产制度和民营企业与个人征信体系,扩大央行个人征信系统的覆盖范围和信息量;另一方面采取以功能监管的思路,着重围绕消费金融的业务品种进行监管,适应混业时代的创新需求,有助于把握消费金融市场的风险与效率平衡。

版权所有:辽宁省信息中心 ICP备案序号: 辽ICP备14003853号-1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市府大路187号 邮编:110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