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辽宁经济信息网 > 热点热议
  预警预测  
经济图表  
宏观经济  
文献库  
数据库  
电子书刊  
  热点热议  
热点专题  
数据快讯  
视点观点  
区域监测  
监测预测  
在线工具  
 
用户名:
密 码:
   
“独立”的虐童事件反思
来源: 中宏网 | 时间:2017-12-11|阅读数:

  上海携程亲子园的虐童事件尚未远去,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又来。近年来,幼儿园虐童事件为何层出不穷?

  虐童事件层出不穷

  近年来,幼儿园虐童事件可谓层出不穷。今年10月,北京金色摇篮幼儿园亦庄园两名教师虐待幼儿,延续时间长达一年;今年11月,上海携程托管亲子园被爆出员工捆绑殴打孩子,并强行喂疑似芥末物品。人们一次次地心痛、气愤、失望,但类似恶行处理完了一起又来一起,似乎永无止境。胡适曾经说过,你看一个国家的文明,只需考察三件事:第一看他们怎样对待小孩子,第二看他们怎样对待女人,第三看他们怎样利用闲暇的时间。可以说,至少在对待孩子这件事上,我们始终没有做好。

  处罚结果永远是“独立的坏事”

  曾经有一位商业大佬,说面对这些风浪,要有洞穿祸福的眼光。在警方公布对红黄蓝幼儿园虐童事件调查结果的24小时前,红黄蓝开了个投资者电话会,公司CFO魏萍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回应说“警方的调查最坏的结果将是,这次的事件会被认定为一起独立的,红黄蓝旗下一个项目的员工做了坏事”。她的预测十分精准,一位老师被处罚,红黄蓝毫发无伤。但这样“独立的坏事”,仅在公开媒体的报道中,红黄蓝就“独立”发生过三次。在断定了这是个独立的坏事时,红黄蓝还宣布了5000万美金的公司股票回购计划,而公司CFO魏萍更可能因在此事件中的杰出表现而攀上职业高峰。这背后是不是很讽刺。

  幼儿园成卖方市场致使服务质量低下

  我们是时候去面对“虐童事件频出”背后的制度问题了。就像当年三聚氰胺中的大头娃娃和肾结石的孩子?奶源不足,就会以次充好,同样,教育供给不足,就会良莠不齐。2012年政府颁布了《学前教育三年行动计划》,提高了准入门槛,严厉限制了幼儿园入园年龄,不少公办幼儿园又陆续取消“托班”。与此同时,民办不但因资质受抑制,而且质量也堪忧。二孩政策已经放开,供给减少,需求增加,卖方提供的服务质量低下,逻辑上是必然。

  学前教育应归义务教育

  虐童事件,教育主管部门的监管责任不容回避,但真的是监管问题吗?需注意,虐童事件多发生于私立幼儿园,比如携程与红黄蓝幼儿园。同样的规范要求,监管,私立幼儿园为什么频发此类事件?这是最值得我们深思的一个问题。因为当前我们国家的学前教育是让资本驱动的。这是中国不顾本国国情盲目参照西方的教育治理体系,把这部分最重要的基础性的刚需,排除在义务教育之外了。我国有必要改变现有政策,教育不该市场化,国家应承担责任。

  提升幼师待遇提高幼师素质

  目前全国幼师缺口达300万,高校应届毕业生的数量远远满足不了幼师的缺口。如长沙市常住人口764万,现在园幼儿26.7万,未来五年适龄幼儿还将增加16.7万,幼教师资需净增3.26万。而湖南现有本、专科学校2017年毕业的新幼师不超过3000人。压力大,工资低是年轻人不愿意当幼师的最主要原因,急需提高幼师待遇,待遇条件好,素质方能提高。

  对“半市场化”应当反思

  当我们各方都在批评幼儿教育市场化的时候,我们应当反思市场化真的错了吗?还是我们只做到了“半市场化”。

  城市里建设一所幼儿园的行政门槛之高,单单是用地面积13平米/学生这一条就能把大多数举办者挡在门外。一个6班,180人的小规模幼儿园为例,就需要用的面积2340平米,其中建筑面积要求至少1365平米,而且还有硬件标准之外的软性审批难度。其实不管是公办还是私立,说白了还是如第三条所说,如果作为家长,不能拥有其它的选择,那么无论再添多少“眼睛”,再怎么强调加强监管,都不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孩子的安全。只有家长能够自主选择适合的幼儿教育机构的时候,孩子才最可能是安全的。政府可以在幼教领域不断增加投入,让公办幼儿园一起参与市场竞争中。不止教育,其他领域同样适用。

版权所有:辽宁省信息中心 ICP备案序号: 辽ICP备14003853号-1
地址:沈阳市和平区市府大路187号 邮编:110002